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郝劲松的博客

郝劲松法律公益网www.haojinsong.com

 
 
 

日志

 
 

压倒“春运涨价”的最后一棵稻草  

2007-03-20 19:2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步入2007年后最牵动人心的公共事件,莫过于“铁老大”停下了春运涨价的步伐。在富于戏剧性的情节背后,我们有必须探讨,究竟是何种因素,使坚挺六年的春运涨价一朝崩塌?在民意与公共部门的“较量”中,春运涨价的变迁又留下了怎样的收益和教训?

 

<<民主与法制>>压倒“春运涨价”的最后一棵稻草

 

 

本刊记者  阿计

 

一串令人意外的戏剧情节

“快来看,今年回家不用再花冤枉钱喽!”

2007111日上午十时许,北京方庄一家川菜馆。服务员小妮一声欢呼,二十多名男女服务员放下手中的活计,纷纷聚拢过来。小妮手中是一份刚刚送来的报纸,扑入人们眼帘的是一个醒目的大标题——《春运火车票今年起不涨价》。

一阵欢呼过后,有人掐指算起帐来。这家川菜馆的服务员基本上都来自四川农村,辛苦劳累却薪金微薄,每年仅能攒下两三千元辛苦钱。铁路春运不涨价,使他们往返家乡能省下百元左右,它将变成孝敬老人的礼物?还是变成供养孩子的学费?对这些家境贫寒、艰难谋生的善良人们来说,这是生活中一缕难得而温暖的阳光。

这一天,铁路春运涨价叫停的消息占据了无数传媒最显眼的头版头条。这一天,在遍布各个城市的工厂、餐馆、工地,无数漂泊异乡的打工仔、打工妹们分享着小妮式的欣喜。即使是那些不太计较数十、上百元差价的白领、公务员们,也仿佛放下了憋闷心头多年的一块石头。

最初的喜悦过后,人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个叫郝劲松的年青人。

郝劲松,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研究生,自2004年以来以一连串的公益诉讼成为知名维权斗士。一个多月前,郝劲松状告铁路春运涨价不听证违法的官司一审败诉,曾令不少人为之叹息。几天前,人们又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郝劲松向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发去了一封公开信,呼吁2007年春运停止涨价。

据郝劲松事后回忆,17日下午,他耗费三个多小时完成了这封约两千字的公开信,并用特快专递寄给刘志军部长,随后,他将公开信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并通过电子邮件传给一些媒体朋友,本刊记者亦因此成为首批读者。

郝劲松的这封公开信,首先列举了他所看到的一则新闻,一位乘客在火车上花30元吃了一份白菜炒木耳和米饭,但没有吃饱,于是写信向刘志军投诉。刘志军批示后,铁路方面专程向这位乘客道歉。郝劲松富于“策略”地写道:“我听后颇多感慨,一份白菜炒木耳,一个乘客吃不饱这样的小事,都能劳部长批示,眼下有一件涉及1.5亿乘客合法权益、关系到社会稳定、远比一份白菜重要千万倍的事情要与您商榷,那就是2007年春运应该彻底停止涨价!”

悲悯的情感,始终充盈于郝劲松的公开信中,他写下了这样一些富于情感冲击力的词句:“那些农民工他们在外面辛辛苦苦了一年……有的只拿到回家的路费,有的连路费都拿不到。尊敬的刘志军部长,您是否看到了他们思乡的眼泪、回家的渴望?当您在春节期间与家人团聚时,您是否听到了那些被铁路阻挡和抛弃的底层民众最悲伤的叹息?”

但作为一名法学研究生,具有法律人思维的郝劲松并不迷恋于道德力量,而是更信奉“以理服人”的理性力量。在公开信中,针对铁路春运普遍存在的“高价购买劣质服务”的现象,郝劲松指出其有违《民法通则》、《消费者权益保障法》、《合同法》等法律所规定的公平原则;针对铁路部门多年坚持的春运涨价是为了“分流客流、削峰填谷”,郝劲松列举了一系列强有力的统计数据予以反驳;针对铁路春运涨价四年拒绝听证的现状,郝劲松从法理角度阐述了自己的立场……

郝劲松以公开信挑战春运涨价的消息,很快通过传媒广为人知。郝劲松告诉本刊记者,之所以要向媒体“曝料”,“这和公开信的性质有关,就是要通过舆论公开。媒体可以把一些民意放大,引起民众的关注,同时也是对有关部门进行舆论监督的一个有效途径。”

110日中午,郝劲松正乘坐从太原开往杭州的火车,突然收到一位记者朋友发来的短信,告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已宣布春运不再涨价。郝劲松的第一反应是对方在开玩笑,当证实消息属实后,郝劲松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时针指向1248分。此时,离他寄出公开信还不到三天。

戏剧性的变化,令郝劲松倍感意外,又深感欣慰。“这是铁道部顺应民意、顺应法制的重大举措,是民众和政府职能机构的双赢。”郝劲松在第一时间表达了他的欢迎态度。

 

一场持续六年的意志对决

对于铁路部门的改弦更张,坊间赞誉如潮。舆论普遍将其视为有利民生、回归公共服务的举措。一夜之间,许多人心中的“铁老大”,从强硬与傲慢变成了和善与“亲民”。在网络上,甚至不乏网民“感谢铁道部”的留言。

铁路部门固然值得肯定,但这决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在郝劲松看来,铁路春运涨价的彻底终结有着综合性的原因,其中,来自方方面面的民意因素,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

2001年铁路春运启动涨价机制后,立刻引发了民间情绪的强烈不满。2002112日,有关部门召开了首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铁路春运调价听证会,但此次听证会的公正性饱受诟病。此后,铁路部门始终深陷舆论批评的风暴之中。每年春运前夕,春运涨价都会成为公共议题,从普通民众的怨愤抗议,到专家学者的说法论理,质疑的声浪汹涌澎湃,年复一年,形成了中国社会一道独有的舆论景观。而诸多传媒则持之以恒地贡献了传达民声、鞭挞不公的公共意见平台,展现了社会公器的可贵品质。

一些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亦利用各自的渠道努力传达民意。比如,2005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王翔提交了一份建议,直指铁路春运涨价违法;而在2006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纪尽善亦对此提出了尖锐批评。据不完全统计,几年来,共有一百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提出议案、提案或建议,反对铁路春运涨价。

值得尊敬的还有消费者协会。在2002年举行的那场听证会上,中国消费者协会派出的听证代表,尽管身处孤独的少数派境地,依然旗帜鲜明地投了反对票。此后五年,中消协始终坚定地站在消费者阵营,不断奔走和表态,成为春运涨价的有力阻击者。

最令人感动的,还数一批永不言败、“前仆后继”的公益人士。铁路春运涨价伊始的2001年,河北律师乔占祥就将铁道部告上法庭,却以败诉告终;北京市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所所长熊伟,两次向国家发改委、铁道部去函,要求对铁路春运涨价进行听证……

接着,郝劲松也加入了这一行列。2006829日,郝劲松以铁路春运涨价程序违法为由,打响了第8场公益诉讼——将铁道部告上法庭。此前,因火车上购物及餐车拒开发票等事宜,郝劲松已经与“铁老大”叫板了5次。

2006121日,郝劲松的“春运涨价”官司一审败诉。但较真到底的郝劲松并未放弃,于是就有了一个多月后的公开信……

在长达六年的拉锯战中,社会舆论、民意代表、民间组织、公益人士等等,共同凝成了持久不懈、力量日增的“民意”推手,公共参与的规模之大、时间之长、韧劲之足,极为罕见。

六年来,尽管“铁老大”始终态度强硬,我行我素地涨价不已,但无可回避的社会拷问,一直在撼动着“铁老大”的底气,使其犹如坐在火山口上,春运涨价的“崩盘”已是一个时间问题。而郝劲松的幸运则在于,历史的机缘巧合,让他的公开信成为“民意接力”中的最后一棒。

 

一个决策标本的成败得失

不少人对郝劲松的公开信大加赞赏、心怀感激,认为这是压倒“春运涨价”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但铁路部门似乎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110日,铁道部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春运不涨价的决定已酝酿了一阵子,与郝劲松的公开信没有直接关系。铁道部方面还宣称,这是一项惠民措施,铁路部门将因此减少2亿元的收入。

令人生疑的是,15日,铁道部有关人士还向记者表示,将在1月中下旬公布2007年春运涨价幅度。18日,一位记者还从铁道部得到这样的答复:“铁道部不会因为郝劲松写信而改变计划,郝劲松应该给国家发改委写信而不是给铁道部写。”

短短几天内,铁道部的态度为何大转弯?坚挺六年的春运涨价为何突然崩塌?这不能不令人生出很多猜测。

郝劲松向本刊记者表示,扳倒“春运涨价”的主要因素是多年积累的民意,他的起诉和公开信也起到了冲击作用,“尤其是公开信,打乱了原来的涨价计划。”郝劲松还推测:“在最后时刻,更高的决策层可能起了决定性的扭转作用,把铁道部扭向了顺应民意的轨道。”

铁路部门的“惠民”之说,也引发了一片反感情绪。许多人直言不讳地批评说,铁路部门如此傲慢地摆出一付施舍的姿态,比“春运涨价”更令人难以接受!郝劲松亦认为:“这不是什么优惠政策,而是铁道部纠正了以前的错误。”郝劲松还表示:“铁路部门不太愿意承认民意的作用,令人遗憾。可能这和铁路多年的垄断地位有关,不知不觉养成了一些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官僚作风。”

其实,不管郝劲松的公开信与春运涨价叫停有无直接因果关系,都不会妨碍人们对他的敬意。也不管铁路部门是否“自主决策”,都无法否认民众长期维权的力量。如果“铁老大”的态度能更开明些、心胸能更开阔些,放下“颜面”和“架子”,坦率地承认民意的压力,真诚地反省以往的“过失”,无疑将赢得更多的尊重。须知,在一个崇尚民主法治的社会,公共部门向民意低头,决不是一件丢脸的事,而是起码的政治常识。

饶有意味的是,郝劲松的公开信,不仅不为铁路部门所认可,也受到了民间的质疑。有人批评说,郝劲松在“春运涨价”的公益官司败诉后,不再求助于法律,而是通过公开信向官员个人请求,乞求行政权力发善心,从法治诉求转向人治诉求,这是一种巨大的退步,有损其公益诉讼的斗士形象。

对于这种质疑,郝劲松向本刊记者作了澄清:“我并没有放弃法律途径,‘春运涨价’官司一审败诉后,已经于20061218日上诉,现在虽然春运已不再涨价了,但我决不会撤销上诉,一定会要求一个终审结果。”

至于为何采用公开信的形式,郝劲松解释说,从当时的迹象看,铁路部门可能很快就会公布春运涨价方案,而且根本不准备开听证会,“由于时间紧迫,就只有写公开信。”郝劲松认为,按照我国宪法的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写公开信就是这样一种宪法权利,它能够快捷地表达反对春运涨价的意见,而起诉是权利被侵犯后的一种补救措施。走上法庭是维权战斗,用公开信的方式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批评建议权也是一种维权战斗,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倒退!”郝劲松还表示:“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只有加以运用,才能被更多的民众所认知。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诉讼和公开信可能都会采用,将视具体情况而定。”

尽管还存有一些困惑和争议,但铁路春运涨价叫停,无疑打破了垄断性行业的一块坚冰,并产生了连锁效应。2007118日,国家发改委、交通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公路客运票价不再上浮。那么,在铁路、公路之后,谁将成为下一块多米诺骨牌?人们对此充满期待。

春运涨价的六年变迁史,发出了这样一个鲜明的信号,随着民主化进程的不断演进,日趋活跃的公众参与和民众呼声,对公共政策的制定和修正,正在发挥着与日俱增的影响力,并实质性地推动着公共部门的理念变革和功能转型。从更深的层面而言,公众以何种方式影响公共政策、公共政策如何尊重民意等深层次问题,亦在此次事件中突显出来。

令人回味无穷的春运涨价叫停,注定是一个考察中国民主进步的样本,尽管这个样本多多少少留下了一些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