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郝劲松的博客

郝劲松法律公益网www.haojinsong.com

 
 
 

日志

 
 

郝劲松:我与"铁老大" 不得不说的故事  

2006-09-27 23:4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因为求学、探亲、旅游等,我无数次坐火车。其间,或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过的一桩桩奇事、怪事、窝心事,说来恐怕也能装满一列车厢。


  买票难于上青天,退票还得“挨一刀”

  每到“黄金周”或春运期间,普通乘客要想顺利买到一张火车票,简直难于上青天。这不,今年春节前,我又遭遇了一回。

  2月3日晚,我来到北京站售票厅,准备买一张火车票赶回家过年。

  在拥挤的人龙中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终于轮到我了。

  “7号去太原的,K701次!”我急急地将钱伸进售票窗口。

  “7号的卖完了!”

  “怎么会呢?今天才3号!你们车站说7号的票从今晚12点开始卖,现在12点刚过5分,怎么就卖完了?”我大声争辩。

  售票员一脸不耐烦,高喊:“下一个!”

  我急了,连忙说:“那我买一张8号的!”

  “8号的票现在不卖,明天晚上12点以后开始卖!下一个!”

  苦等2小时,就得到这么个结果!

  生气也白搭,我只能走出人龙。可此时我却在团体票窗口看到了这样一幕: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在门前徘徊,有的神情诡秘地打着电话,有的直接向窗口递纸条。门开了,他们鱼贯而入。十几分钟后,这些人又出来了,脸上写着满足。据铁路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这些人带走了几十甚至上百张车票——在节假日车票紧张时,这样的场景总会频繁上演!

  这些人中有没有票贩子,我不得而知。但后来见过媒体报道:北京铁路分局在一份通报中指出,“有铁路内部职工参与倒票”。

  出了售票厅,我又到退票窗口想碰碰运气。“师傅,麻烦你帮我看看这张票是真是假。”

  一位旅客想从一位退票者手中买票,但又不放心真假,就向窗内的铁路工作人员求援。

  “我们没这个义务!”窗内传出冷冰冰的声音,“你从私人手里买的票,我们不
负责!”

  买票者只好把票还给了退票者。

  见没有人敢买自己的票,退票者只好把票退回给了车站。“291元刚买的票,一转眼就被扣掉近60元,这退票费也太高了!”他退票后还一个劲地抱怨。


  东西卖得贵还没有发票,列车员随意盘查旅客身份

  火车上出售的商品价格奇高,坐过火车的无人不知。但恐怕只有我曾被告知过其原因在于“离地三尺”!

  一次坐火车时,我向一位列车售货员买一桶方便面。问她多少钱,她说“6元”。我知道同样的一桶面车站外只卖2.5元,所以就小声抱怨了一句“火车上的东西真贵”。谁知这竟惹得她勃然大怒:“嫌贵?嫌贵你别吃呀!这叫‘离地三尺’,你懂吗?”

  我只好掏出6元钱给她,并问她能否开张发票。她更来气了:“买包方便面你还要发票?告诉你,火车上自古以来就没发票!”

  在某次列车上,我曾数次见到列车员“命令”旅客拿出身份证“查验登记”,并且还要查问他们的单位和家庭住址。在第一次遭遇此等怪事时,我还因为“多嘴”受到了教训。

  当时,一位女列车员走进车厢要求中途下车的旅客出示身份证,其他旅客都照办了。轮到我时,我多嘴问了两句:“为什么中途下车的要出示身份证,而在终点下车的就不用呢?登记身份证干什么?”

  她白了我一眼:“这是铁道部的规定!”

  列车员怎么有权查身份证?我还是表示不解。

  她不理我,气乎乎地离开了。两分钟后,我就被乘警带走了。

  人家要你拿身份证你就拿嘛,瞎问什么呀!我被带到乘警室接受教育:“我们这趟车上出现过小偷,趁黑夜盗窃旅客财物。因为小偷偷了东西后会在中途下车,所以我们要把中途下车旅客的姓名、住址全部登记下来,一旦发生案件,我们就很容易抓到小偷。懂吗?”

  我心头一紧:原来中途下车的旅客都被看成“潜在的”坏人了!

  我赶忙拿出身份证递给乘警。他“验明正身”后就不再难为我了,只是在我离开时语重心长地叮嘱了一句:“以后遇到列车员查身份证的事,要配合。知道吗?”


  一张卧铺卖两次,禁止吸烟“是给旅客定的”

  有一次,我购买了太原开往北京的K702次列车的全程卧铺票。但因为临时有事,我未从太原而是在中间站原平上的车。上车后却发现本属于我的铺位上已有人了。一问才知道,是列车工作人员把这个铺位卖给他的。

  我先是找到列车员,问他“为什么一个铺位卖两次”。他振振有词:“这是铁道部的规定———开车一小时后,乘客不换卧铺牌的按无主铺处理。所以我们有权卖两次!”

  我又找到列车长理论。列车长似乎经常处理这类事,懒得跟我多说,就让我到宿营车(列车员休息的车厢)去睡觉。

  我一进宿营车,就见列车员们正在抽烟,说笑,木地板上烟头遍地,有的还未熄火,整个车厢烟雾缭绕。我小声问一位列车员:“这趟车上不是规定禁止抽烟吗?”

  这位列车员轻蔑地对我一笑:“那是给旅客定的!”


  中途上车被迫补全票,停小站不通知致旅客坐过站

  强迫中途上车的旅客补全票的事,我听到过不止一次,2002年暑假在太原开往河边的7194次列车上还亲眼见到过一回。

  那趟车开到阳曲站时,上来一位高中生模样的小伙子。又过了两站,列车长带着一位女列车员开始查票。小伙子便找女列车员补票。

  “哪儿上的?”

  “阳曲。”

  “阳曲,不能吧?我怎么没看见你在阳曲上车啊?”女列车员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小伙子。

  这种态度显然刺伤了小伙子的自尊心,他想表示愤怒。可他“废话!”两个字刚出口,就见列车长冲到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吼一声:“你再说一句?!”

  小伙子显然被吓着了,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给我补全票,从太原补起!”列车长的话恶狠狠的,“不能证明从哪儿上车的,就从始发站开始补,
这是铁道部的规定!”

  最终,小伙子被迫补了一张全票。

  我还见过长途慢车因不报站名而导致旅客坐过站的事。

  2004年国庆长假,我和朋友乘坐太原开往风陵渡的7083次列车。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听到一阵哭声——原来是一位少女因列车不报站名而坐过站后急得大哭。旁边一位乘客告诉我们,这趟列车途经20多个站,但除了侯马等四五个大站车内会广播通知以外,其他小站一律不报,不常坐这车的人很容易坐过站。

  当时车上的乘客都很生气,纷纷谴责列车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一位干部模样的旅客还把列车长叫来,对其进行了严厉批评。这位列车长还算明白事理,不仅对大家作了诚恳的检讨,还两次举手敬礼表示歉意。

  另外,跟所有常坐火车的人一样,我也早把列车晚点(无论是晚开车还是晚到达)当成家常便饭了。不过,以后再遇到这事,我可就要向铁路索赔了———法律专家不是说了吗:“火车晚点,乘客索赔于法有据”!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