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郝劲松的博客

郝劲松法律公益网www.haojinsong.com

 
 
 

日志

 
 

铁道部上诉状  

2006-12-17 20:0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  诉  状 
上诉人: (原审原告):郝劲松,男,1972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中国公民 纳税人,通信地址:北京东燕郊开发区意华小区9-3102室郝劲松收,邮编:101601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0号。法定代表人刘志军,部长
上诉人郝劲松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中行初字第1062号判决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一、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中行初字第1062号判决书。
二、请法院认定铁道部《2006春运部分旅客列车实行政府指导价的通知》(以下简称2006春运通知)在程序上违法。
三、请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0.5元
上诉理由:根据行政诉讼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本案被告应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未能有效举证,则应认定被告的价格制定行为程序不合法。
1、一审法院认定“原国家计委2002年1月27日下发的计价格[2002]107号《国家计委关于公布部分旅客列车票价实行政府指导价执行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方案)业经国务院批准,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本案中被告铁道部只提供了该《方案》却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此《方案》经过国务院的批准,一审法院依据什么来认定?
2、一审法院认定《2006春运通知》不具有价格制定的性质,因此被诉的《2006春运通知》并不满足需要履行批准及听证程序的条件,被告亦无申请听证的法定义务。这属于事实认定的错误。上诉人认为《2006春运通知》完全具有价格制定的性质,理由如下:
①国家计委制定的《方案》仅仅是设定了票价浮动的原则、条件但国家计委并不是制定铁路票价的主体,《方案》目的在于对铁道部关于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的铁路票价的制定起到合理制约的作用。任何授权性质的行政行为都是在授权机关授权的范围下进行的,铁道部在授权范围内制定具体的价格仍然是一种价格制定行为。
②铁道部制定的《铁路客运运价规则》也显示了被告铁道部是铁路客运价格制定的职权主体。
③铁道部《2006春运通知》规定硬座上浮15%,其他席别上浮20%这一规定直接导致了部分车次旅客票价上涨,产生了新的票价,本案中上诉人郝劲松1月21日购买的7095次车票就是在《2006春运通知》下发后由原先的1.5元涨到2元。显然《2006春运通知》具有价格制定的性质,满足需要履行国务院批准及听证程序的条件,被告铁道部有申请听证的法定义务。
④2002年举行的铁道部春运听证会正是根据当时的《政府价格决策听证暂行办法》召开的,这也有力地证明,铁道部春运涨价是应当召开听证会的,一审法院认为《2006春运通知》并不满足需要听证程序的条件显然是错误的认识,既然2002年春运涨价符合开听证会的条件, 那么2006春运涨价同样也满足听证的条件。
3、原国家计委《方案》在授权铁道部可以春运涨价的同时,并没有排除铁道部上报国务院批准及申请听证的义务,纵观《方案》全文,可以看到《方案》授权铁道部在一定范围内可以制定票价,但《方案》并没有授权铁道部每年春运涨价可以不报国务院批准,可以不申请召开听证会。因此,铁道部在按照《方案》制定价格的同时,也应该遵照《价格法》第20条、第23条、《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第3条,第14条履行法定的报批及申请听证的义务。举行价格听证会和上报国务院批准是2006春运涨价的必经程序和前置阶段,本案中,铁道部《2006春运通知》没有经过法定前置程序,显然存在着重大违法。
4、根据《价格法》第二十条规定,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按照中央定价目录规定的定价权限和具体适用范围制定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其中重要的商品和服务价格的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按照规定经国务院批准。本案中,被告铁道部没有就《2006春运通知》这一价格制定行为上报国务院标准就予以施行,属于程序违法。
5、根据《价格法》第23条之规定: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益性服务价格、公用事业价格等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建立听证制度,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主持,征求消费者,经营者和有关方面的意见,论证其必要性、可行性。根据《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第三条规定,实行政府价格决策听证的项目是中央和地方定价目录中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和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第十四条规定,申请制定本办法第三条规定范围价格的经营者和主管部门,应当按照定价权限的规定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提出书面申请。
而铁道部实行《2006春运通知》这一价格制定行为时,没有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提出听证申请,没有召开听证会,属于程序违法。
6、原国家计委《方案》规定:春运时硬座最高可上浮15%,硬卧票价最高可上浮25%,软席票价最高可上浮35%,而铁道部《2006春运通知》规定:硬座上涨15%,其他席别上涨20%,那么2006年硬座的上涨率为什么确定为最高限度15%,而不是14%,或10%或1%?硬卧为何上涨20%,而不是19%或21%,也不是《方案》规定的最高限度25%?铁道部制定的涨价幅度是否合理?有何依据?是经过计算得出的涨价幅度吗?还是随意确定了几个数字?上诉人认为这些涨价的比率都是应该召开听证会予以讨论来最终确定的。
如果不开听证会,铁道部确定涨价的百分比在一定程度内将不受监督与制约,有很大的随意性(此程度指硬座上涨1%—15%;硬卧上涨1%—25%,软卧上涨1%—35%)。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7条之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努力为人民服务。而铁路春运涨价每年涉及到1.3亿人民的利益,关系到社会秩序的稳定,而被告铁道部身为国家机关在03年、04年、05年、06年四年的时间里,连年春运都涨价,却从没有向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递交召开听证会的申请,导致春运涨价听证会在长达四年时间里无法举行,听证会是政府聆听民声、吸纳民意的重要途径,也是人民参政、议政的重要民主权利,而被告铁道部切断了同人民密切联系的重要渠道,使自己处于垄断、逃避监督的状态,使人民反对春运涨价的诉求无法得到有效的表达,导致民怨沸腾,人民怨声载道。春运涨价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加剧了社会矛盾,与和谐社会背道而驰,对此,铁道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在铁路春运涨价的问题上,人民享有发言权,铁道部不应该搞一言堂。
7、一审法院认为《2006春运通知》未产生变更票价率的法律后果,这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认为,根据《铁路客运运价规则》第14条:旅客票价是以每人每千米的票价率为基础,按照旅客旅行距离和不同的列车设备条件,采取递远递减的办法确定。本案中上诉人购买的火车票价=票价率×里程+2%的保险费,相同的车次(都是7095次)相同里程的路段(都是北京到石景山南)票价由1月19日的1.5元上涨到1月21日的2元,票价改变,票价率肯定发生了改变。《铁路法》第25条明确规定:“国家铁路的旅客票价率和货物、包裹、行李的运价率由国务院铁路主管部门拟定,报国务院批准。”上诉人认为,拟定票价的机关与批准票价的机关分离,是《铁路法》第25条的核心。之所以要作出这种分离式的规定,其原因在于,旅客列车票价涉及到社会公众的利益,如果任由铁路主管部门自己拟定票价,又由自己作最终的决定,旅客的经济利益就可能受到侵犯。但铁道部《2006春运通知》没有报国务院批准,程序违法。
8、根据《铁路法》第26之规定:铁路的旅客票价,货物、包裹、行李的运价,旅客和货物运输杂费的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必须公告:未公告的不得实施。上诉人认为铁道部在按照《方案》制定票价的同时也应该遵照《铁路法》第26条对新的票价进行公告,《方案》也规定对上涨的车票“严格执行明码标价”,但2006春运涨价,铁道部没有对预备上涨票价进行公告,在铁路营业场所和代售票点也看不到任何预备上涨车票明码标价,包括上诉人在内的众多乘客对哪些具体车次上涨一无所知,对预备上涨的票价具体是多少一无所知,铁道部未公告属于程序违法,而且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9、一审法院查明根据《铁路客运运价规则》第五条规定:国家铁路客运运价,以元为单位,不足1元的尾数按四舍五入处理。
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只引用了第五条规定的前半部分,而忽略了第五条规定的后半部分:“但半价票价,棚车票价,市郊单程票价,行李、包裹运价及客运杂费的尾数保留至角。对浮动票价应分别按票种处理尾数。”本案中上诉人于2006年1月19日购买的车票,票价为1元5角,尾数精确到角,而不是按照“不足1元的尾数按四舍五入处理”四舍五入到元,该票种显然属于第五条规定的后半部分内容,因此浮动票价也应该按票种处理尾数,精确到角而不是元,上涨后的票价应该为1.5元+1.5×15%=1.725元,精确到角应该为1.7元,而不是1月21日的票价2元,被告铁道部一再辨称四舍五入到元,只是为了掩盖车票涨幅高达33%超出规定15%一倍还多的违法事实。
听证,是指权力机关作出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利益的重大事项或者重大决定之前,充分听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意见的活动。在一些国家,听证在国家决策和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大到国家在制定一些涉及全社会公共利益的法律,小到退休金,福利补贴的发放和交通违章处罚等都可以依法申请召开听证会。听证制度是一种让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私权得到有效保护,让妥协成为社会“润滑剂”的制度。它一方面通过吸纳各方利益和意志参与社会公共事务,使公共决策与社会治理更加规范;另一方面,可以缓和社会矛盾,减少社会冲突,保持社会稳定,协调各方力量,促进社会公共活动多元化,民主化,有助于提高法律和政策制度的透明度、科学性和体现民意的广泛性。因此,上诉人呼吁铁道部在今后春运涨价时依法递交召开听证会申请。
综上,请二审法院依法裁判

此致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郝劲松
2006年12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